November 24, 2003

 

視覺的觸感對我們本身所釋放的化學效應以及持續的運動狀態是我感興趣的部分。

在特定空間裡,貫性時間上的錯亂,是一種短暫意識的暫時停留狀態。然而動物會巧妙的位移以求拼貼一幅比有限的器官機能所產生的更大的畫面,然後再存放在腦中的記憶區。在這被塑料包覆著的自然世界中,生物的機能本身也已然失能。

 

2003

材料:樹枝、保麗龍、樹脂

地點:國立台灣藝術大學、台中港區藝術中心    

 

Please reload

Works

December 3, 2019

July 27, 2019

Please reload

Archive